辞九

【卡埃】论埃米失明后

我流卡埃,放飞自我
崩坏有OOC严重
是刀子
那啥,要是你觉得有趣给点评论呗?

1

那是一场意外,谁也没料到球会在那个时候飞向窗户,就想埃米也没有料到,飞溅的玻璃会溅到他的眼睛里。

刺痛,埃米觉得世界一片红色,接下来就是无止境的黑。从那一天起,埃米的世界就像是停了电一样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“眼球重度受损,无法修复,除非做移植手术,否则这辈子都不会有复明的可能。”

埃米隔着门听不清门外的交谈,但他还是听到了两个词[无法 ],[复明]。

交谈似乎结束了,有什么人进来了。

“我的眼睛。”埃米说,“是不是看不见了。”

沉默。

“我会让你看见的。”对方这么说,“只要找到捐献者。”

“可是没有人会愿意贡献自己的眼睛的。”埃米说。

“我会让你看见。”对方走到埃米床边,轻抚着埃米眼睛上缠着的纱布,“我会让你看见的。”对方只是重复着这句并不现实的话。

“我的姐姐知道了吗?”埃米拍开了那只手,他并不喜欢陌生人的触碰。这让他感觉不舒服。

对方也没有觉得尴尬,“她还不知道。”她说,“我们告诉她你被学校编入了交换生名额,现在正在c国做交换生。”

“阁下这是什么意思?”埃米语气不善。

“我们并没什么恶意。只是这次意外是因为我的一名同伴造成的。所以,在没有治好你的眼睛前,我们是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的。”

“而且,交换生并不是骗人,你也确实是去了c国,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事实。”对方看了埃米一眼,“包括你的姐姐,也深信不疑。”

一个枕头飞快的砸了过去。“你们这是囚禁!”埃米很愤怒,“我要离开这里!”

“这是不可能的。”对方接下来的话让埃米浑身冰冷,“这里是私人的医院,先不提你看不见了,医院本身的安插的安保措施,只凭你,是通过不了的。”

他说:“你出不去的。”

2

埃米整个人陷在床里。不管怎么用被子裹住自己还是觉得很冷。刚刚那个人的话像是魔鬼的低语,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埃米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要被关在这个医院里了,他不相信会有人愿意为了一个陌生人贡献出自己的眼睛。

埃米觉得很累,眼前是一片黑暗,四周也是静悄悄的。这种感觉,就像是全世界只剩下了自己。

孤独。

埃米他想借助睡眠来抵抗这份孤独。可是他睡不着。翻来覆去,大脑清醒的可怕。他现在很痛苦,他希望现在能有个人陪他说说话,哪怕是只狗或者猫也行。至少能让他听到点儿声音。

累,很累。埃米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累过。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名字。

卡米尔。

卡米尔是埃米学校的学生会会长。成绩优异,行事果断,老师心中的完美学生,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。这样的人和埃米仿佛是一个世界的两个极端。

埃米有个小秘密,连姐姐也不知道的秘密。他喜欢卡米尔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大概是那一天,他路过花坛时看到的,少年坐在石凳上,腿上窝着一只黑色的猫。那时阳光正好,沐浴在光中的少年笑的温柔,连那双海蓝色的眼睛里似乎都溢满了温柔。

埃米觉得,他看见了世界上最美的天使。

如果能再见一次的话,埃米想。要是能再见到一次的话,就好了。

卡米尔……

3

埃米不知道在这个病房里呆了多久,他看不到光线的变化。几天?一周?或是更久……黑暗弱化了他对时间的概念。

“咔吱”

门开了,脚步声在接近。

“捐献者找到了,三天后就能开始手术。”对方说,“你马上就能。”

埃米是懵的,他一度觉得对方是在骗他,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为了一个陌生的人放弃自己看见的能力。直到护士给他打上麻药的那一刻,他都是懵的。

手术结束了,埃米修养了一段时间。拆纱布的那天,长期处于黑暗中的眼睛一时有些不适应光线。起初是有些模糊的,渐渐的,世界开始清晰了。

眼泪瞬间就落下来了。

真好,他又能看见了。

4

埃米出院了,在经过各种检查之后,他回到了学校,没有人疑惑他去了哪里,所有人都认为他只是去当交换生了。

但是埃米有些疑惑,那个声音的主人似乎从那天通知过他手术时间后,就再也没出现过了。

过了几天,埃米察觉到学校里的气氛很奇怪,实在是太安静了,安静的有些喘不过气。

他碰了碰同桌,“学校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你不知道吗?”同桌似乎有些惊讶,“学生会会长卡米尔在一周前死了。”

“死了!?”埃米溢不住内心的震惊,“怎么死的?”

“听说是病死的。”

“那他被葬在了哪里?”

“就在街角的墓园。”

埃米浑浑噩噩的,一直到放学还是这个样子。同桌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,他只是笑着说,“没事,我就是有点儿累了。”

街角的墓园,埃米一个一个辨认,在碑林里寻找。终于,他在一颗树下找到了属于卡米尔的那一座墓碑。

那是一座很简洁的墓碑,碑上贴着一张灰色的照片。

埃米觉得他应该哭的,可是眼泪就像卡住了一样掉不下来,只能像个傻子一样干站在那里。

“喂,你是什么人?”背后传来陌生的声音,埃米转过身去。那是一张和卡米尔极度相似的脸,但是,他的眼睛却是紫色的。

和卡米尔相似的青年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埃米,埃米不禁打了一个冷颤。当他看到埃米的眼睛时愣了一下。随机又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,眯着眼睛说道:“我说卡米尔之前在悄悄策划着什么东西,原来是这样。”

埃米一时没听明白。“什么意思?卡米尔他做了什么?”

“好好看看你的眼睛吧。”青年说,“看到你就知道了。”

青年丢下这句话就走了。埃米摸着自己的眼睛,他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回到家,他直奔洗手间。偌大的镜子上印出一张少年的脸,他有双蓝色的眼睛,像是大海一样。埃米突然就明白,在洗手间里嚎啕大哭。

双生的姐姐听到了声音冲进来不断的问他怎么了,埃米只是不断抽咽。

他弄丢了,他弄丢了他的天使。

5

那天之后,埃米每天都活的浑浑噩噩的。谁的话也不理睬。渐渐的,周围的人都开始远离他。

这样过了几个月,埃米被一群小混混堵在桥洞下面打了一顿。那群小混混离开后从阴影处走出来一个白毛,他穿着怪异的服装,头发就像是一团拖把。

“还真是凄惨呢。”那个白毛这样说,“为什么不还手呢。”

埃米没有理睬他,只是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后就要离开。

“你不想知道真相吗?关于你的眼睛。”

埃米停住了,他的眼睛?

“看你的样子,你应该已经知道你的眼睛是谁提供了的吧。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。”埃米的语气里透露着不耐烦。

“不要生气啊。”白毛笑着,“你知道为什么你的眼睛会失明吗?其实这都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不懂吗?你之所以会失明都是卡米尔一手策划好的。”

“怎么可能?!”埃米不信,“怎么会是卡米尔!”

“很难相信吧,看过这个之后你就会明白了。”白毛把一样东西扔向了埃米,那是一本日记。“好了,我的任务全是结束了,剩下的就是看你自己了。”白毛离开了。

日记很厚。埃米翻开日记,首页上用公正的字迹写着卡米尔。

埃米一页页翻阅着,翻到最后,他沉默了。沉默之后有突然笑了,他笑的很大声,眼泪顺着眼眶流下。

原来,不是我一个啊。

6

卡米尔见过埃米,在更早之前。

那时他只是一个不被家族承认的私生子,处处被人瞧不起,欺负也是常有的事。他对这样的生活渐渐麻木,直到,他见到了埃米。

小小的埃米笑容灿烂,。他和他一样有着双蓝色的眼睛,只是他,是像天空一样的蓝色。

虽然只是一面,但是,卡米尔被那抹蓝色吸引了。时间越久,这种吸引不仅没有减弱,反而成了一种执念。

卡米尔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埃米了。但有时偏偏就是这么巧合,他们上了同一所学校。卡米尔觉得,这就是缘分。

但是他前不久被诊断出了一种病症,他活不了多久。卡米尔觉得不甘心,所以,卡米尔策划了一切。他是故意,故意让埃米失明,然后将自己的眼睛移植给了埃米。

就算得不到,我也要把自己的刻印留在你的身上!

7

埃米神情恍惚的坐在河道边,日记被他丢在了身侧。

河面印着一个少年的影子,衣服脏乱不堪,脸上全是淤青。少年有双蓝色的眼睛,像是大海一样。

埃米呆呆的盯着倒影,突然就笑了。

“看啊,原来不只是我。”

“我找到你了。”

“噗通”

评论(8)

热度(60)